惊现“征信修复”培训班,是骗局还是机会?征

当个人征信报告黑了,灰了,花了,我们的贷款往往批不下来,或者贷款额度很低。这些对于需要通过贷款拿到资金的人来说,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很多征信报告有不良记录的人,为了得到自己需求的金额,迫不得已只能多家贷款或者多次申请。这些失信主体往往想的是要是征信能修复,征信记录可以漂白该有多好。正是出于这种心理,很多人开始关注征信修复,希望重新获得一份良好的个人征信报告。

但是由于目前征信修复市场质量参差不齐,甚至一些骗子假借征信修复来获利,而急于修复征信的人往往缺少分辨能力,导致上当受骗,财产受损,这也是为什么一提起征信修复大家都认为不靠谱。下面我们来看一个经典的新闻案例:

李小姐经营过一家公司,此前种种原因使信用卡曾有几次逾期,征信上也有相应记录。因此李小姐产生忧虑:“万一哪天公司做大了,这会不会对我有影响?”这也就成了李小姐心中上的一块石头。正巧在不久前,她在无意中看到了修复征信的广告,本着想了解的想法,加了广告中的微信。

接着在对方的邀请下,他来到了位于济南的这家公司。“一间办公室,里面好几名员工。”跟工作人员沟通过后,李小姐交了200元试听费,先听一门公开课。课程是在一家酒店开办的,李小姐记得有三五十人参加。

“这节课主要就是讲师鼓吹他有多厉害,多么了解银行政策。”李小姐说一开始教他们如何规避银行的监管,如何使用信用卡,能更快的提额,如何刷流水,保存记录,“但就是没有讲如何修复征信。”随后工作人员告诉他,后续修复课会专门讲解,价格为28880元,李小姐看这里人也不少,都是有需求才过来的,便先转了5000定金。过了不久,“修复课”开课了。上课前,她又转给对方23800元作为尾款。李小姐说,此后他相当于公司的“学员”,学会技术后,不但能改变自己的征信,甚至可以以此赚钱。

“刚上课,老师说其实修复征信很简单。”李小姐表示,但在公开课前,讲师一直宣称“这很难。”李小姐说,讲师称所谓的征信修复话术就是一定要想办法让银行知道逾期是人力不可抗的原因造成的,为此一定要找出特殊理由,并让银行深信你,甚至同情你。同时为了让银行深信不疑,还要想办法弄到医院的证明。这样的证明可以托熟人或者私刻假章伪造病历,不拘于方式,只要求结果。所谓秘诀实际上都是通过弄虚作假来欺骗银行,这让李小姐十分担心,这被查出来会不会违法,便想退出课程,要求退款。这位李小姐反映,为了学习“修复征信”的秘诀,他交了近3万元的学费。可最后才发现,这家机构根本不靠谱。

发觉上当的李小姐随后在网上一查,修复征信、漂白记录等事情在网上比比皆是,针对的正是那些征信不良却还需要贷款的人群。李小姐意识到,自己交了28800元,非但没修复征信,还可能正在法律边缘游走。于是李小姐不再想上征信修复课程,只想把钱退回来,不再蹚这趟浑水。

李小姐随后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查到,这家公司经营范围主要是企业管理咨询、社会经济咨询、财务咨询服务、接受金融机构委托从事金融信息技术外包等,但是就是没有关于征信修复异议申诉的相关项范围。(以上范围可联系锦鹏商务)该公司法人称,公司提供此业务已有近一年的时间,他们也是从全国各地学来的技术,花费了四五万元的学费,“按照我们所交的方法,修复征信的成功率有百分之八九十。小姐说起讲课老师让学员私刻印章等事,他认为并不存在,“我不负责业务,具体讲什么我不是特别清楚,但我跟公司员工说过,一定要遵纪守法,因此这种事应该不会发生。”最后洽谈之下,对李小姐只能退款5000元。

其实,像李小姐遭遇的这种情况在全国范围内不止一两起。近几年来,随着国家信用体系的建设,我国相关部门对征信越来越重视。征信报告能体现一个人的资金状况,也是贷款部门审批贷款的重要依据。但是很多人由于各种原因,征信报告存在不良记录,因此征信修复的需求越来越大。

近两年,征信修复市场迅速发展,市场上也出现了大量的征信修复机构。不可否认,有一些征信修复机构资质良好,诚信经营,帮助不少征信不良的人重新修复了个人征信。但是,也有一个批投机取巧者,抛出“修复征信,重新做人”的诱饵。那些平时对征信修复的知识了解得不多,又急于修复征信的人往往很容易上当受骗。这样的宣传多活跃于QQ 群、微信群等,并且扩散方式多为招收代理和培训学员两种。

我们如果想要修复征信,一是平时要对相关内容多加了解,通过新闻、书籍等多多学习,只有自己掌握了相关知识,才不会被别人轻易欺骗。二是学会分辨合法的征信修复机构和骗子,那些不靠谱的征信修复机构就像本文中的案例一样往往没有正规的营业执照,本着能骗一点是一点的想法,先急于收取定金,然后再用更深的套路,诱导你转账。

请千万记住:一个真正想着为客户修复征信的机构往往不会打着培训学员和招收代理的旗号,传授你修复征信的“秘诀”。因为征信修复并不是一个公式、一套标准化的流程。整个征信异议申诉过程需要和多个部门反复沟通,这需要一定的专业资质,并不是我们随随便便伪造一些无中生有的理由就可以蒙混过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