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信修复”骗局:号称成功率可达90%

逾期征信记录都可以修复,我们有办法,收取2万多元的费用,45天内修复好。修复之后,你就可以重新申请贷款。”2月6日,一家北京征信修复公司负责人李强(化名)向信贯征信滔滔不绝地推销着所谓“征信修复”服务。

 

无论对于企业抑或个人,征信的重要性都不言而喻。一旦征信出现不良记录,企业和个人的贷款等都会受到直接影响。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是市场。信贯征信调查发现,部分不法分子假借征信修复之名疯狂掘金,异化出花样百出的骗局。

 

中国征信体系建设起步晚,发展快,目前,已建成世界最大企业和个人征信系统,基本实现经济主体全覆盖。央行牵头推动建设的全国集中统一的金融信用体系基础数据库,已成为全球覆盖人口最多、收集信贷信息量最全的企业和个人征信系统。

 

据央行数据,截至2020年12月底,央行征信系统共收录超过11亿名自然人,6092万户企业及其他组织;个人征信和企业征信业务分别接入放贷机构3904家和3712家。2020年全年,个人征信和企业征信业务日均查询分别达866万次、19万次,单日最高查询量分别达1445万次、117次万次。

 

实际上,征信行业市场化发展脚步不断加快。

 

2月2日,国内第二家持牌的全国性个人征信机构朴道征信有限公司(下称“朴道征信”)正式揭牌。据天眼查,经营范围明确包含“个人信用修复服务”的企业已多达3099家。

 

实际上,个人征信修复也已列入监管范围。2021年1月11日,央行发布《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将以“信用信息服务、信用服务、信用评分、信用评级、信用修复”等名义对外提供征信功能服务,也纳入监管范围,激起金融科技行业千层浪。

 

2月5日,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信贯征信表示,如果大量个人通过违规行为提供不真实的征信修复理由和信用报告,这将误导金融机构风控管理,扰乱市场秩序。

 

征信如何修复?

 

一边是个人征信逾期规模扩大,一边是个人融资的频率和场景不断增加,征信修复成为跨越这一鸿沟的捷径。

 

据蚂蚁集团招股书,截至2020年6月30日为止的12个月内,花呗、借呗促成的消费信贷的总余额为1.732万亿元,共有约5亿用户曾通过花呗、借呗获得消费贷款。其中,截至2020年6月末,涉及花呗、借呗的消费贷逾期30天以上、逾期90天以上的逾期率分别为2.99%、2.10%。

 

据《征信业管理条例》规定,征信机构对个人不良信息的保存期限,自不良行为或者事件终止之日起为5年。另据《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个人征信异议处理业务规程》(银征信中心〔2013〕97号文)规定,个人认为信用报告中的信息存在错误、遗漏的,可以亲自或委托代理人向征信中心提出异议申请。

 

快速有效的恢复征信,对征信记录受损而又急需借贷的人群而言至关重要,这也催生了各种骗局。

 

2月3日,一名征信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征信有不良记录,在特定情况下仍可合法修复。比如贷款、信用卡出现逾期,但是系统扣费失败、未收到还款提醒等,用户在逾期后迅速还款,在向贷款机构提出申诉后可以删除不良记录。此外,如不良记录因银行等第三方过失产生,也可通过合法途径修复。

 

信贯征信通过网络搜索,发现不少自称可以修复征信记录的公司。

 

北京一家专事P2P征信修复的公司官网称,该公司专注于因P2P贷款平台原因导致借款人征信逾期的消除与修复工作,可征信修复所有接入央行征信的P2P机构,包括51人品、爱钱进、PPmoney、玖富普惠、拍拍贷、向前金服等。

 

而一家位于河南征信服务公司的负责人则告诉信贯征信,“我们修复单条记录2000元,条数多可以按整年打包收费,一年最多1万元。”

 

针对个人征信的修复服务,已呈现产业化运作特征。部分公司开始尝试在全国招收代理,原本作为合法申诉途径的征信修复成为部分不法分子的“掘金利器”。

 

2月6日,一家位于湖北宜昌的征信修复公司负责人告诉信贯征信,“公司这边正在招代理,加盟费用分为9800元、39800元、59800元三个级别,一个城市只招一个代理。每条逾期征信收多少钱,代理可以自己定。宜昌这边,我们修复一条逾期征信收1500元。”

 

该公司负责人还向信贯征信详细描述了征信修复的具体流程,“你在哪个机构逾期的,跟中介商议好,由中介对逾期原由、相关申诉材料进行专业化加工,递交给相关金融机构,跟进审核过程;审核通过后,再经央行征信中心复议,第二个月就可以拿到结果,一般成功率在90%以上”。

 

上述河南征信服务公司的负责人还向信贯征信宣称,“除了被列入失信人名单强制执行那种不能修,其他的都可以被修复”。

 

信贯征信还了解到,一些高频使用征信的行业,比如房地产中介也涉足这一产业。2月6日,一家知名房地产中介公司山东分部的业务员告诉信贯征信,“修复一条逾期征信要3000元,一两条可以弄,多了不好整。我们以前还会跟别的公司合作,让买房客户的征信过关,促成房产交易。”

 

对此,广东一位长期观察征信行业的资深律师在2月5日接受信贯征信采访时表示,征信修复公司本质是经营材料申报代办业务的中介公司。他们获得客户授权且具备相关经营资质的条件下,并不违法。不过,一些征信修复公司为提高客户征信修复的成功率,主观编造逾期事由、虚假营销、卷款跑路等,则涉嫌违规经营和诈骗。

 

央行广州分行负责人曾公开表示,所谓“信用报告不良记录修复”只是一个骗局,“信用报告中的数据都是由各机构上报的,在A机构发生的业务数据只能由A机构报送,也只能由A机构删除,其他机构无法删除”。这名负责人还提醒,任何机构和个人无权擅自修改删除真实无误的信用记录。

 

强监管下的个人征信

 

随着个人征信覆盖面和适用面的扩展、个人征信查询规模化,个人征信查询及其衍生业务迎来强监管。

 

央行数据显示,仅在2020年二季度个人信用报告查询方面,消费金融公司查询1.3亿次,占比35.5%;民营银行查询9788.5万次,占比27.2%;小额贷款公司查询7162.8万次,占比19.9%;其他7类机构查询6251.7万次,占比17.4%。如按照查询原因分类统计,42.6%的查询用于贷前审批,52.6%用于贷后管理,4.8%用于担保资格审查等其它目的。

 

征信系统对金融借贷市场句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1月25日,央行相关负责人对外表示,在一代征信报告基础上,央行二代征信系统出具的二代征信个人信用报告新增了共同借款、循环贷款、信用卡大额专项分期、授信协议信息、个人为企业提供担保、就业状况、国籍、联系电话等信息,信息收录日趋完善。

 

目前,央行二代征信系统已接入数千家各类放贷机构,包括商业银行、小贷公司、保险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实现全覆盖是终极目标。

 

然而,广东一位征信公司负责人对信贯征信表示,“央行的征信中心只对持牌机构开放。”言下之意,非持牌机构查询征信只能通过日益壮大的市场化征信公司解决。

 

央行副行长陈雨露曾在公开场合表示,中国征信系统是由“政府+市场”驱动的双轮发展模式,政府方面主要是人民银行征信中信负责的国家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市场驱动的征信服务则包括市场上的一百余家企业征信机构和几十家信用评级机构。

 

2020年7月17日,央行征信中心与百行征信有限公司(下称“百行征信”)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按照央行关于中国征信市场顶层设计,实现差异化发展。

 

作为央行个人征信业务的补充,百行征信、朴道征信已拿到全国性持牌个人征信机构资质,可以对非持牌机构展业。

 

不过,个人征信修复业务还是只由央行征信中心负责受理,尚未对其他征信公司放开。

 

百行征信华北区的一位负责人士向信贯征信证实这一推断,“目前百行征信没有开展个人征信修复业务。”

 

2月8日,一家华南消费金融公司的高管对信贯征信表示,一般银行贷款逾期记录超过一个月,已非常难修复。目前,市面上征信修复主要服务非银机构、网络借贷机构。随着这类机构接入央行征信系统,借贷需求和修复需求都会集中体现,不排除未来将出现井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