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效届满后,保证人能否要求删除不良征信记录

案例

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豫13民再27号民事判决书,援用时略作改动。

● 根本事实

2009年12月29日A为B向某信誉社的借款停止了担保,2017年5月18日法院一审讯决认定B借款至今未归还,但某信誉社起诉超越保证期间与诉讼时效不受法律维护,判决驳回了某信誉社的诉讼恳求。其后,保证人A申请贷款时被告知,征信报告中有关于当年B借款的不良记载,招致其贷款未获审批,故A以该不良征信记载招致本人无法从事正常资金融通为由诉至法院,请求信誉社删除该不良征信记载。

征信

● 裁判结果

本案阅历一审、二审、再审,裁判结果差别较大,其中裁判分歧主要在于“保证期间经过后,不良征信记载能否应删除”?

一审法院以为

在此前判决书生效后,被告应该即时删除被告不良征信记载,因而被告请求删除担保贷款五级分类为次级的黑名单的诉讼恳求应予支持。

二审法院以为

此前判决并不代表A曾经实行了还款义务,也不代表其行为不构成失信,与A能否老实守信没有关联性,在A不守信誉、没有依照合同商定实行担保义务的状况下,相关信息并无虚假、歪曲事实,不进犯其声誉权,故A请求被告消弭该征信记载的恳求,缺乏事实和法律根据,应予驳回。

其后,被告提起再审,原二审法院(河南省南阳市中院)改判支持被告诉请,其理由在于:本案中某信誉协作联社怠于在担保期间主张担保义务,未能对A的征信作出精确评价,超出担保期间又未及时上报删除A该笔不良担保债务信誉记载,客观上存在过错,应承当消弭该笔不良征信信息的侵权义务。

评析

与过去常见状况不同,本案并非由于“冒名贷款”或“被逾期”而招致信息主体与银行、信贷中心对簿公堂,而是由于保证期间届满,招致银行等金融机构无法经过法定程序完成债权的状况下,保证人能否进一步请求消弭不良记载而引发。

法院对此的分歧在于:

保证期间经过后,保证人能否还需为此承当还款义务 若不承当法律义务,能否包括应消弭不良征信记载,信息提供人(银行)能否需承当侵权义务

就第一个问题,触及到“保证期间经过”之法律效果。

普通以为,保证期间与诉讼时效的法律效能不同,诉讼时效届满,消灭的仅是胜诉权,实体权益并未消灭;而保证期间属于“除斥期间”,是权益人享有实体权益的存续期间,期间经过,则实体权益消灭。

换言之,即便在诉讼时效届满而招致债权人败诉的场所,债权人仍有权益经过诉讼外其他方式请求债务人实行债务。但在保证期间经过的状况下,保证义务曾经消灭,债权人再无权益向保证人索债,否则将构成不当得利。

由此可知,本案中原二审法院的观念,即以为由于A的确并未实行债务,已构成失信人的观念,显然是对“保证期间经过”这一法律结果的误读。

况且,保证义务以借款人未归还借款为前提,在借款人逾期未还款而银行也未能及时行使权益的状况下,恐怕在道德上也不应对保证人A扣之以“失信人”的大帽。

关于第二个问题,又触及到不良征信记载的作用问题。

征信记载中搜集了个人根本信息、银行信贷情况以及反映个人信誉情况的其他信息(如税务和法院信息等),是对个人信誉情况的综合反映,虽内容庞杂,但其中心仍在于经过银行信贷情况等商业信息来评价个体的履约偿债才能,以供其他机构评价借贷风险。

当个体起诉请求消弭“不良征信记载”时,事实上指向的是:

消弭“逾期记载” 消弭不当“信誉评价”

前者是对信息主体过去履约记载的客观记载,后者则是在“履约记载”的根底上,经过一系列指标体系、模型及评价方法,对信息主体履约才能停止评价。如本案A诉争请求消弭的“担保贷款五级分类次级的黑名单”即属此类。

一旦征信报告中存在以上两项内容,信誉主体就会被金融机构列入“黑名单”,其资信才能和还款意愿将遭到质疑,招致信誉主体在金融范畴评价和信誉的降低和贬损。

随着个人信誉评价体系的建立及开展,个人信誉信息更是拓展至社会文化范畴的方方面面,征信之手“无远弗届”,在将来遭到“不良信誉评价”的信息主体,恐怕都将寸步难行。

有鉴于征信记载将产生的强大威慑作用及结果,我国《征信业管理条例》及《民法典》都赋予信息主体“查询权”“异议权”乃至“更正、修正”之权益,救济权益启动的前提并不在于“信誉评价错误”(即与真实状况不符),而在于“信誉评价不当”(《民法典》第1029条),后者对权益主体的维护范围更广。

本案即是由于“信誉评价不当”所引发——保证人A担保的贷款的确逾期,征信记载的记载契合客观状况,但由于本案中保证期间曾经过,保证义务既不曾开启,也早已归于消灭,在无法律根据的状况下,作为信息提供者的银行没有及时向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恳求修正征信报告,而是将贷款逾期记载乃至不良信誉评价加诸于保证人,以此倒逼保证人A还款,并听任其损失(信誉评价的降低,招致其丧失资金融通及其他买卖时机等损失)之产生,显然就涉嫌进犯其声誉权等人格权,应当为此承当中止损害,乃至于赔礼抱歉、赔偿损失等法律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