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控股股东涉嫌违法,征信第一股IPO被中止

蚂蚁金服上市被叫停之后,其投资的深圳微众信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众信科”)科创板IPO又遇波折。

2月2日晚间,上交所披露,微众信科发行人及实控人涉嫌贪污贿赂等立功,被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尚未结案。依据《审核规则》相关规则,上交所中止其发行上市审核。

微众信科被誉为“征信科技第一股”,与蚂蚁集团、QQ音乐皆渊源颇深,但在“银税直连”的冲击下,其中心竞争力遭到监管层质疑。此外,微众信科与蚂蚁集团子公司关联数据非常可疑。

被誉为“国内征信第一股”

征信

业绩增长趋向放缓

微众信科作为信誉科技效劳商,主要提供征信科技、风险决策、信誉科技一体化等产品和效劳,被市场上称为“国内征信第一股”。

从业务范围上看,微众信科的主要协作同伴是各家银行。微众信科披露,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该公司的主要协作同伴包括6大国有银行、9家股份制商业银行、12家民营银行和32家城市商业银行。

微众信科成立于2014年,前身是微众税银。官网引见,截至2019年年底,微众信科已完成四轮战略融资,投后估值25亿元。股东包括蚂蚁金服、海淀三鑫、兴业银行、海通证劵、信达汉石、华林证券、中信金石、IDG资本等。

2020年6月22日,上交所受理微众信科科创板上市申请;12月7日,微众信科首发过会,但在近两个月之后,微众信科的IPO进程突遭中止。

上交所给出的理由是,微众信科发行人及实控人涉嫌贪污、贿赂、侵占财富、挪用财富或者毁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次序的立功,或者涉嫌狡诈发行、严重信息披露违法或其他触及国度平安、公共平安、生态平安、消费平安、公众安康等范畴的严重违法行为,被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尚未结案。依据《审核规则》相关规则,上交所中止其发行上市审核。

对此,微众信科回应称,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

据理解,此事触及实控人个人行为,实控人平常并不参与公司的运营。依据微众信科招股书,公司实践控制人为孙淏添。微众信科在招股书中也提示了实控人控制不当的内控风险。

从业绩方面来看,2017 年~2019 年,公司的营收增长较快,复合增长率到达了 118.76%。

但微众信科同时也表示,业绩高增长主要由于报告期初业务基数较低等,公司无法保证将来收入坚持高速增长。

受新冠疫情和政策影响,微众信科2020的前三季度的增速曾经开端放缓。微众信科披露,2020年 1-9月公司未经审计的主停业务收入为 1.15亿元,同比增长 4.12%,较去年同期停业收入增速同比呈现降落。

与蚂蚁集团、腾讯均渊源颇深

关联买卖数据可疑

从名字中带有的“微众”二字,就能够看出微众信科与腾讯必定有一些联络。

2018年4月,微众金融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450万元的增资价钱入股微众信科,占总股本0.4436%。天眼查显现,腾讯董事长马化腾疑似是微众金融实控人。不过,仅一年后,微众金融就转让了所持有的微众信科全部股权。

微众信科与腾讯的故事并未到此完毕,2017年起,微众银行就不断稳居微众信科前三大客户之列。

但相比之下,与微众信科关系更严密的还是蚂蚁集团。

公开信息显现,2018年5月,微众信科引入了蚂蚁科技集团、华道投资等机构的亿元级B轮融资。7月,蚂蚁全资子公司云鑫创投以4.3亿元认购微众信科增资注册资本822万元,成为微众信科第二大股东,持股26%,其还具有一票否决权。

阿里系等资本的进入,给微众信科带来的不只是资金,更多的是开展资源。招股阐明书显现,阿里系不断是微众信科的中心客户。

微众信科在招股书披露,该公司关联买卖较多,其中经常性关联买卖中关联销售主要为对重庆万塘的关联销售,关联买卖占比维持在较高程度,且金额存在进一步增长的可能性。重庆万塘全称是重庆万塘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正是蚂蚁集团全资子公司。

但是,重庆万塘的收入奉献却经不住琢磨!

依据招股书披露的主停业务收入的区域散布,2019年度,微众信科从重庆万塘所在的西南地域取得的主停业务收入为231.65万元。而当期公司对重庆万塘的销售收入为3181.55万元,比整个西南地域的收入还高了2949.90万元!

此外,2018年和2020年一季度,公司对重庆万塘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2.34万元和872.64万元,比照整个西南地域的收入0万元和85.49万元,分别高了22.34万元和787.15万元,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各地域中2019年度主停业务收入高于3181万元的唯有华东与华南地域,假如说重庆万塘奉献的收入是被划入了母公司蚂蚁科技集团注册地浙江省所在的华东地域,一切就完整解释得通了。

深挖重庆万塘后,还有一个细节需求惹起注重。天眼查显现,2019年度,重庆万塘的参保人数仅为1人,比2018年降落了22人,这与当期微众信科对重庆万塘超越3000万的销售收入很不相称,使得该项关联买卖怎样看都显得十分可疑。

“银税直连”高悬

中心竞争力遭质疑

微众信科的主停业务和政策变化高度关联。

此前曾有税务数据效劳商透露,微众信科入行早,抢到了‘银税互动’的红利,早期对接到了大量的税务数据,风控模型阅历了上千亿客户授信额度的检验,授信价值高,因而有了一批重点银行客户。

涉税数据是该公司对中小微企业停止信誉评价的重要根据。微众信科曾作为9省市“银税互动”平台的参与方和运维方,经过“银税互动”平台为银行直接提供基于涉税数据的信誉评价效劳。

2019年,国度税务总局出台《关于深化和标准“银税互动”工作的通知》,业内称之为“113号文”。

“113号文”的出台,请求银税数据直连,税务部门不再与第三方签署“银税互动”协作协议。同时,第三方协作机构不得借“银税互动”名义以任何方式向申请贷款企业收取任何费用,不得以任何方式买卖、提供或公开“银税互动”中的涉税信息。

这意味着,税务部门和银行之间能够直接完成数据直连,中间不再需求微众信科这样的第三方机构。

这简直是切中了微众信科的命门。一方面,微众信科忽然间就拿不到大数据了,很多银行可能不再需求微众信科作为中间商来处置数据;另一方面,微众信科企业征信效劳的业务形式主要是为有融资需求的中小微企业出具信誉报告,将之提供应银行等金融机构,并由其决议能否放款。在这当中,中小微企业也是效劳的运用者。

如今,微众信科面临着盈利形式难以为继和客户流失的双重风险。

在第三轮审核问询函中,上交所曾质疑“113 号文”的出台能否招致微众信科中心竞争力的改动。

虽然微众信科回复称,公司的中心竞争力在于涉税数据的处置剖析才能而非获取涉税数据的才能。但微众信科也同时披露,因直连转换流失了3家客户。在报告期内,这3家客户产生的收入共 63.51 万元。

应收账款上升明显

账面上躺着4.7亿却要融资2.6亿

报告期内,微众信科应收账款上升趋向明显。特别是2019年以后微众信科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疾速增加至6212.24万元,同比上涨179%,占停业收入比重也从2018年的32.06%上升至40.28%。

2020年第一季度,微众信科停业收入为3201.56万元,,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6729.33万元;按此计算,在这段时间内,一季度公司应收账款占停业收入的比重到达210%。

不过,在微众信科招股书中,2020年一季度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占应收比重仅为52.55%。微众信科解释称,2020年一季度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停业收入中的停业收入曾经年化处置。

微众信科也提示了公司存在应收账款的风险:公司应收账款主要是对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应收账款,固然银行业金融机构资金实力雄厚,信誉良好,与公司协作时间较长并坚持优秀的信誉记载,但是一旦该等客户信誉状况发作变化,将对公司应收账款的收回产生不利影响,从而产生坏账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微众信科也是一家不缺钱的公司。

招股书显现,微众信科本次公开发行的股票数量不超越4020万股,占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拟募资金额25923.18万元,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大数据征信平台建立项目与大数据风控实验室建立项目。

而兼并资产负债表显现,截至2019年12月31日,微众信科账面货币资金为4.778亿元,其中买卖性金融资产就有3.27亿元,远高于本次募集方案2.59亿元。

最后要说的是,此番中止审核,并不意味着微众信科就失去了上市的时机。

依据科创板上市审核相关规则,中止审核情形消弭后,上交所经审核确认后,恢复对发行人的发行上市审核。

恢复审核后,审核时限自恢复审核之日起继续计算。但发行人对其财务报告期停止调整到达一个或一个以上会计年度的,审核时限自恢复审核之日起重新起算。

不过,假如呈现发行上市申请文件内容存在严重缺陷,严重影响投资者了解和上交所审核,发行人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或者保荐人撤销保荐等情形,上交所将终止发行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