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信科要成为征信第一股有多难

又一家金融科技公司上市被缓。2月2日晚,曾被业内称为“征信科技第一股”的深圳微众信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微众信科” ),因实控人涉嫌多项严重违法行为,被上交所紧急按下上市暂停键。对此,微众信科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该事项不会影响公司正常消费运营,后续上市相关事宜仍以公开信息为准。

征信

  微众信科“黑天鹅”事情引发关注,而在业内看来,除了实控人个人问题外,该公司本身业务所面临的“灰犀牛”风险更值得警觉。“银税直连”政策压顶,中心竞争力缺失后,微众信科后续业务能否持续增长,能否将进一步影响IPO重启,仍将留下多个疑问号。

  实控人涉嫌违法

  征信第一股还有时机吗?

  志在冲刺国内征信第一股的微众信科,上市进程突遇“黑天鹅”。

  2月2日晚,上交所披露,微众信科因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践控制人涉嫌贪污、贿赂、侵占财富、挪用财富或者毁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次序等严重违法行为,被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尚未结案,上交所依规中止其发行上市审核。

  从上交所披露的中止缘由来看,微众信科IPO被中止发行,主要触及公司实控人、控股股东。微众信科招股书披露,公司控股股东为中润四方,后者直接持有微众信科32.04%股权;公司实控人则为孙淏添,后者合计控制微众信科41.59%的表决权。

征信


  北京商报记者留意到,微众信科于2020年6月22日被上交所受文科创板上市申请,同年12月7日,微众信科科创板首发获经过。招股书显现,微众信科该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越4020万股,拟募资金额25923.18万元,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大数据征信平台建立项目及大数据风控实验室建立项目。

  此次突发事情对微众信科公司影响几何?后续能否有望重启IPO?对此,北京商报记者向微众信科方面采访,后者回应称,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此事触及实控人个人行为,实控人平常并不参与公司的运营,该事项不会影响公司正常消费运营,至于后续上市相关事宜,需以公开信息为准。

  联储证券研讨员左景冉通知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公开信息并未披露详细触及案件,假如事后查明案件与发行主体无关,且公司最新的财务表现契合《上海证券买卖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的五项规范之一,按照科创板上市审核规则,将来仍有重启上市可能。

  不过,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以为,从“被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尚未结案”这一信息来看,这并非一项短期内能够完成的工作。在她看来,此次事情对微众信科公司的名誉、市场自信心等形成了严重影响,揣测短期内重启的可能性不大。

  依据2019年证监会发布的《关于在上海证券买卖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施行意见》,申请公开发行?股票的公司,请求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践控制人最近三年不存在贪污、贿赂、侵占财富、挪用财富或者毁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次序的刑事立功,不存在严重损伤社会公共利益的严重违法行为。

  “由此来看,微众信科后续能否重启IPO,还得看发行人、控股股东、实践控制人能否违背上述规则。”零壹研讨院院善于百程同样说道。

  “银税直连”压顶

  主停业务难以为继

  除了实控人涉嫌违法这一黑天鹅事情外,微众信科本身业务的“灰犀牛”风险更值得警觉。

  北京商报记者留意到,提交招股书后,该公司曾多项业务风险被上交所问询,其中就包括:“113号文”出台对微众信科业务形式、市场竞争格局和客户持续性影响较大的风险,受宏观经济形势、银行监管政策影响较大的风险以及收入高速增长不可持续的风险等。

  所谓“113号文”,是指2019年11月初,由国度税务总局和银保监会结合发布的《深化和标准“银税互动”工作的通知》,其中强调银税数据直联,并叫停税务部门与第三方签署“银税互动”协作协议。由此,第三方协作机构不得借“银税互动”名义以任何方式向申请贷款企业收取任何费用,不得以任何方式买卖、提供或公开“银税互动”中的涉税信息。

  在业内人士看来,“113号文”切断的,正是微众信科赖以生存的中心才能。

  依据招股书,微众信科主要客户是银行业金融机构,主要提供信贷场景下的企业征信报告、信贷风险决策系统、信贷一体化处理计划等信誉科技产品和效劳。其中,涉税数据是微众信科对中小微企业停止信誉评价的重要根据。而“113 号文”请求银税数据直连,也就意味着该公司失去了基于“银税互动”平台提供效劳的便利性优势及涉税数据采集的优势。长期而言,“113 号文”等“银税互动”相关政策可能会对该公司业务形式、市场竞争格局和客户持续性产生较大风险。

  此外,招股书中称,依照“113 号文”请求,关于原非直连的“银税互动”平台形式的用户,微众信科也需求配合停止直连转换,此过程中,也存在一定客户流失及客户调整公司效劳价钱的风险。

  依据招股书,2017年至2019年,微众信科的停业收入分别为3223.12万元、6935.34万元和1.54亿元,同比增速分别到达115.17%和122.40%,坚持较快增速。但到了2020年1-9月,该公司受疫情及“113号文”影响,停业收入增速同比大幅下滑至4.12%,微众信科称,公司无法保证将来收入能够继续坚持高速增长。

  “细究业务形式,涉税数据是微众信科构成企业征信产品的基本,该公司存在过度依赖‘银税互动’平台涉税数据的风险。”左景冉通知北京商报记者,短期看“113号文”对微众信科影响暂不明显,公司继续维持科创板上市规范的难度不大,但随着各大银行完善银税数据直连系统,微众信科可能面临生存压力。将来随着竞争者增加、各家银行财税直连征信系统搭建成熟,微众信科当前业务形式难以为继。

  苏筱芮同样以为,微众信科面临的两大风险,主要是运营的可持续性风险和合规风险,这将对公司业绩形成影响,也或对后续公司重启IPO形成间接压力。

  针对业务风险及后续应对计划,北京商报记者向微众信科方面停止采访,但后者未对此作出进一步回应。

征信


  内忧外患下

  科技征信能走多远?

  “113 号文”对微众信科的冲击无须置疑,尔后,微众信科也由原来的“微众税银”正式更名为“微众信科”,愈加强调科技和企业征信效劳属性,主要定位为大数据征信和智能风控效劳商。

  微众信科在招股书中称,截至 2020 年上半年末,该公司主要协作同伴包括 6 大国有银行、9 家股份制商业银行、12 家民营银行和 32 家城市商业银行。自2017年初至2020年上半年末,公司累计为569.65 万户中小微企业生成了1572.13万份征信报告。

  于百程指出,政府数据开放和银税数据直连是趋向,因而微众信科业务重心也会依据市场的变化做出调整,基于此前积聚的数据模型优势和行业经历,归入更多的数据维度,提供更多元的风险决策效劳。不过,要留意的是,这个市场竞争也会愈加剧烈。

  微众信科也在招股书中坦言,公司主停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中心产品征信科技效劳,报告期内,该产品构造依然单一,若中小微企业线上信贷形式产生新的处理计划、竞争对手类似产品不时推向市场,那市场竞争将进一步加剧,微众信科现有产品销售未达预期或未能及时开发新产品,将可能对公司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北京商报记者留意到,在企业征信赛道,自2019年4月备案重新“开闸”后,市场对企业征信业务的热情有增无减,其中就包括蚂蚁集团、百行征信、启信宝等强劲“后生”涌入,此外,企业征信市场竞争加剧下,近两年中,也有万达征信、上海汇众等多家机构“抱团”退出。

  左景冉直言道,微众信科失去了原来的“银税互动”中心优势后,或将存在业务形式和中心技术被竞争对手模拟、追逐、以至替代的可能。

  此背景下,左景冉进一步倡议,公司需拓展示有单一征信业务,可基于现有银行客户资源,借“113号文”后各大银行搭建银税数据直连系统的东风,拓展银行信贷风控系统搭建业务,以至更一步进军银行其他金融科技业务。

  苏筱芮则以为,在数据标准、数据管理工作被日益注重的当下,微众信科主停业务受监管政策影响的底层风险不容无视;后续,倡议微众信科拓展其他类科技业务以均衡收入构造,可思索为旗下客户提供不触及中心数据的其他类科技处理计划。